拖拉机司机的“网络艳遇”

时间:2019-12-11 11:06:00作者:张峻琦 周博学新闻来源:《方圆》杂志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大好时光”告诉施安庆,自己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正在医院准备手术,但是现在还没有发工资,想借2万元钱治病,工资一发就还钱

  一位19岁的“青春靓丽”的美女身世却异常坎坷:急性病一个接一个、父亲和弟弟相继离世,又遭遇不良亲戚的官司纠缠,甚至自己都出车祸变为植物人……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凄惨的姑娘,关键是还长得挺漂亮,50多岁的施安庆就在微信上认识了这么一位……

  施安庆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一名拖拉机司机,平日里虽然收入不高,但一家三口的小日子也算过得安静舒坦。2018年春节前,施安庆闲着无聊,就在微信上找人聊天。没过多久,他在“附近的人”里看到一个名叫“大好时光”、头像是靓丽女生的微信号,于是申请加其为好友。“大好时光”很快通过了验证,两人开始热络地聊了起来。“大好时光”自称名叫马丽丽,今年只有19 岁,不仅是施安庆的河南老乡,又同在苏州打工,而且住的地方相距施安庆住处不远,施安庆觉得“缘分不浅”。他让“大好时光”发张照片认识认识,对方很爽快地发了照片,只见照片上的她面容姣好,浑身散发出青春的气息。施安庆很高兴,认为自己“交了好运”。

  然而,令施安庆没想到的是,他所高兴的“际遇”正牵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入“悲惨世界”。

  “我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

  成为微信好友后,两人每天都要在微信上聊两句。“大好时光”常常感觉非常苦闷,倾诉欲很强,她告诉施安庆,自己经济状况不好,常常入不敷出,刚刚来苏州又没有什么朋友,日子过得有一天没一天的。施安庆本来就对她很有好感,她的倾诉又激发了施安庆的保护欲,于是他主动转给对方200元,并豪气地说道:“这钱能还就还,还不上就算了。如果有困难,可以找我帮忙。”快过年的时候,“大好时光”连续几天没有回复施安庆的信息,这让施安庆有点着急,他问“大好时光”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过了很久,“大好时光”才回复说,马上过年了,可自己经济上有很大困难。施安庆略加思索,就转给“大好时光”1000元作为生活费,“大好时光”很是感激,从这时起,两人的关系开始持续升温。

  过完春节后的一天,“大好时光”告诉施安庆,自己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正在医院准备手术,但是现在还没有发工资,想借2万元钱治病,工资一发就还钱。施安庆有点犹豫,2万块钱对他来说可并不是个小数目。没过多久,他接到一个自称“科技城医院医生”的人打来的电话,这位“医生”告诉他,有个女孩在这里等待费用做手术。施安庆想,医生是不会说假话的,看来“大好时光”是真的在做手术,于是他没多想就通过微信转给“大好时光”2万元钱。

  过了几天,“大好时光”再次向施安庆借钱,称自己在上海的医院检查出小肠上长了一颗肿瘤,但是没有钱治疗,也没有家人朋友帮忙。这次施安庆有点怀疑,就让“大好时光”把看病的单子发给他看看。随后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上海的医院负责给马丽丽治疗的医生,这位“医生”告诉他:“单子都在我这里,哪天我空了给你送过去。”于是施安庆再次相信了“大好时光”得病的“事实”。不同于上次的急性阑尾炎手术,这次的小肠肿瘤手术难度更大,治疗时间长达两个月,“大好时光”不断地问施安庆借钱,一会儿要床位费,一会儿要输液费……就这样,施安庆陆陆续续地给“大好时光”转账上百笔,总金额达32万余元。在这期间,双方聊得越来越投机,“大好时光”甚至在微信上开始叫施安庆“干爹”。

  “父亲死了”“弟弟死了”

  施安庆每年开拖拉机的收入有七八万元,这么多年的积蓄借给了陌生人,心里怎能不担忧,于是他多次催促“大好时光”还钱并要求见面。“大好时光”用各种理由推辞,一会儿说还没有出院,一会儿说自己身体还非常虚弱,没法回苏州,后来被施安庆催得急了,终于答应回到苏州和施安庆见面并且还钱。没想到,就在她即将回苏州的前夜,家里却突然出了大事——她告诉施安庆,她的父亲在河南老家意外猝死,自己必须回家处理丧事。施安庆见对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就没有提出异议,还宽慰“大好时光”不要太过伤心,办好事再回苏州见面。

  2018年6月,“大好时光”将自己回家处理丧事的情况告诉了施安庆。她说自己的父亲是因为和别人喝酒而猝死的,一同喝酒的同村人都有责任,应该支付赔偿金,但他们都是“老赖”,一直拖着不肯付钱,想要拿到这笔钱就要向法院提起诉讼,只有法院判决了,他们才会乖乖地拿出钱来,自己拿到了赔偿金就能把欠的钱全部还清。“大好时光”还不断地诉说着自己的困难——同村人的白眼、家庭的各种压力、经济上的拮据——她请施安庆帮忙支付诉讼费。施安庆犹豫良久,最终还是转给她几万块钱,但是要求她尽快回苏州见面。“大好时光”满口答应。

  不久,法院作出了判决,由喝酒的同村人共同赔偿30万元。这个消息让施安庆很高兴,见这事了了,他就能快见到这位“美女老乡”了吧?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好时光”有个9岁的亲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过继给了大伯,现在弟弟的生身父亲去世了,大伯觉得弟弟也有权获得这笔钱,于是上门讨要。两家人争执不下,大伯就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分割这笔意外身亡赔偿金,现在赔偿金已经被法院冻结,只有等判决结果生效以后才能拿得出来。但是“大好时光”所有的钱都用来和同村人打官司了,实在是没钱应对大伯的突然发难。“大好时光”恳请施安庆再借给她一点钱,帮她请律师、打官司。施安庆已不愿意再借钱给她,但是万一她败诉了没钱还给自己了怎么办?思前想后,施安庆觉得还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败诉,只得咬咬牙转给她13万元“诉讼费”。

  在施安庆的鼎力支持下,“大好时光”的官司终于打赢了,她父亲的身亡赔偿金全部归她所有,她付给大伯5.5万元抚养费了结了这件事。她说自己已经回到苏州,过几天就可以和施安庆见面。施安庆满心欢喜地等待着见面的那天,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意外接踵而至——“大好时光”竟又卷入一场过失致人死亡的刑事案件:“大好时光”的大伯因不满法院判决,带着弟弟到苏州来找她理论,双方越说越不投机,渐渐地由言语冲突升级为肢体冲突,大伯在情绪激动之下,竟在拉扯中失手将弟弟推下车摔成重伤,弟弟虽然被火速送往医院,却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现在大伯被警方抓了,我必须处理好弟弟的后事才能跟你见面。”

  施安庆虽然也觉得难以置信,但看到“大好时光”身世离奇、悲惨过度,又因办后事而分身乏术,不得不将碰面时间一再延后。

  “她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2018年8月,“大好时光”经过不断地东奔西走,终于把弟弟的后事办得差不多了。施安庆也长舒了一口气,这下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自己和这个活在微信里的“素未谋面的熟人”见面了。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间点,“大好时光”自己终于成为了“悲惨世界”的主角,她说自己在返回苏州的途中遭遇车祸,颈椎受伤,不得不住院治疗,虽然能够得到12.3万元的赔偿,但因为伤势较重,一时不能出院。“大好时光”还说,自己的车祸赔偿还没有拿到,其他钱款也暂时取不出来,她请施安庆帮忙垫付医药费。施安庆觉得不能再相信她,一时间举棋不定。

  没过多久,一个自称“河南警察”的人开始使用电话和“大好时光”的微信联系施安庆。“河南警察”说自己是护送“大好时光”回苏州的,现在她伤势较重已经不能使用手机,只能由他和施安庆交流。“河南警察”还说,如果不赶快治疗,伤者很可能成为植物人。施安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如果她成了植物人,自己的钱又该找谁要?付出了这么多,难道竟竹篮打水一场空?为了挽救“大好时光”的生命,也为了拿回自己多年的积蓄,施安庆在“河南警察”的一再催促下,一笔又一笔地给“大好时光”的微信转账,颈椎固定仪750元、轮椅2000元、打石膏2000元、使用进口药20000元……

  后来,使用“大好时光”微信的又变成了一个自称“苏州本地警察”的人。他告诉施安庆,“河南警察”为了救人已经花光了身上的钱,现在赶去太仓法院借钱了,由他接替守护病人。他还说“大好时光”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滴水不进、危在旦夕,如果不赶紧想办法把她救回来,很可能有生命危险。施安庆难以接受对方的说法,于是提出拍几张“大好时光”接受治疗的照片发给他。“苏州本地警察”一会儿说让医生拍,一会儿又说已经发给“河南警察”,要施安庆问“河南警察”要。其间他不断地渲染“大好时光”的病情,称病人已经昏迷不醒,救治难度很大。这时的施安庆早已乱了阵脚,乱投医似的给“大好时光”的微信转去一笔又一笔的款项,从8月6日到9月13日,共转出几十笔“医疗费”,总金额达13万余元。

  “其实行骗的只有我一人”

  施安庆隐约觉得这事不对劲。从年初认识至今,自己陆陆续续转给对方50多万元,却连她的面都没见过,甚至没有听到过她发的语音,更没有视频,只看过她的两张照片。每次说好要还钱的时候,她家里就突然出事,甚至自己也出了车祸,怎么会有这么悲惨的人生?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妻子孩子知道,否则家里非得炸了锅不可,所以他虽然早已六神无主,却一直将此事闷在心里,无助地被“大好时光”牵着鼻子走。

  2018年9 月13 日,施安庆再次转给“大好时光”一笔钱后已经一贫如洗,他再也按捺不住,就找了个老乡将一切和盘托出,这才在老乡的帮助下确定自己是被骗了,随即忙不迭地报了警。

  吴中警方认为,“科技城医生”“上海肿瘤医院医生”“河南警察”曾多次与被害人施安庆联系,可能是从犯,因为留有电话号码,可作为本案的突破口。于是警方调取了这三个电话号码的话单并开展分析研判,发现一名叫余易的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8年10月4日23时,侦查人员根据线索前往苏州市高新区东渚镇将犯罪嫌疑人余易抓捕归案。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犯罪嫌疑人余易本人便是“大好时光”,他是一名28岁男子,所谓的“科技城医生”“上海肿瘤医院医生”“河南警察”“苏州本地警察”统统是他一个人冒充的,目的当然是一次次骗取施安庆的信任。

  据余易交代,由于他对自己的微信进行了伪装,所以施安庆一直认为他是女性,当他得知施安庆是河南人以后,便说自己也是河南人,利用“老乡”身份骗取了施安庆的信任,施安庆要求他发照片“认识一下”,他就从网上找了一张美女的图片发了过去,将自己彻底伪装成“美女老乡”。之后诉苦、谈感情、借钱,都是建立在这个身份的基础上的。在施安庆主动转给他200元生活费以后,他认定施安庆“出手大方”,比较好骗,于是就想到了骗施安庆的钱来还信用卡、还网贷。第一次他编造了“美女老乡得阑尾炎需要救治”的谎言,然后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施安庆,冒充“科技城医生”骗取施安庆的信任。得手后,他的欲望更加膨胀,又虚构了得小肠肿瘤的“事实”骗得30多万元,后来为了拖延回苏州见面的时间,他又编造出父亲猝死、弟弟意外死亡、遭遇官司、自己出车祸等一系列耸人听闻的“惨剧”,不断地“借钱”,不断地拖时间。

  后来,施安庆对他的话产生了怀疑,为了稳住施安庆,继续骗取钱财,余易用不同的手机号码给施安庆打电话,先是用女朋友的手机冒充科技城医院医生、上海肿瘤科医生,后来又用自己的手机冒充河南警察、苏州本地警察,把施安庆牢牢地粘在自己布下的迷网里。短短半年时间,他一人分饰数个角色,将“悲惨世界”包装得离奇曲折,竟骗得施安庆转给他人民币50多万元,转账流水多达236笔。

  “我无力偿还这笔钱”

  犯罪嫌疑人余易今年28岁,是江苏省邳州市人,从2011年起开始在苏州打工,现在以个体的形式做窗户安装工作。他在老家是有妻子的,还有一个8岁的儿子和一个5岁的女儿。但他并不怎么管家里的事,已经两年没有和妻子联系,还在苏州另外找了个女朋友。他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信用卡严重透支,常用网贷拆东墙补西墙,于是动了诈骗的歪脑筋。从施安庆那里骗来的钱,有的被他用于打赏女主播,有的被用来买彩票,有的被用来买轿车、金项链、笔记本电脑,总之早已被挥霍一空。据余易交代,由于他每次开口问施安庆“借钱”,总能得手,这让他觉得“钱来得太容易了”,钱就只是个数字,花起来特别疯狂……

  而施安庆被骗的事情被他的家人知道以后,妻子吵着要跟他离婚,儿子跟他势同水火,好好的一个家摇摇欲坠,施安庆身处旋涡中心,痛苦不堪,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余易得知施安庆的现状后,联想到老家的父母和儿女,后悔不迭,一时的贪念竟使得两个家庭都陷入深渊,到头来除了悔恨什么也没留下。他表示愿意偿还这些钱,但是因为自己花钱大手大脚,现在根本拿不出钱来,而自己被抓以后也没了收入,何时能够还得上也是个未知数。

  今年1月,犯罪嫌疑人余易被吴中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检察官审查全部案卷材料后认为,犯罪嫌疑人余易在微信上冒用女性身份与被害人施安庆联系,先后编造治疗阑尾炎、治疗小肠肿瘤、父亲过世需要打官司、为弟弟丧事奔走、发生交通事故致颈椎受伤等理由,同时先后使用不同手机号码冒充医生、警察以骗取被害人信任,累计骗取被害人54万余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的规定,犯罪事实确实、充分,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今年4月,吴中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并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全部公诉意见。法院认为,被告人余易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判处被告人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被告人余易需退赔人民币54万余元给被害人施安庆,已被公安机关扣押的手机、笔记本电脑、黄金项链、众泰轿车等物品予以折价用于赔偿。(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郭荣荣]
  (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更多详细报道请关注《方圆》最新一期杂志!联系转载请添加小编微信【ly157041635】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专题|直播|访谈|图解新闻|法律百科|案件档案馆|要闻|国内|社会
图片频道 最新图片|视觉法治|检察风采|专题策划|一周最佳图片
视频频道 检察新闻|今日关注|正义微视|检察风采|高端访谈|法治影视
评论频道 双日集|专栏名录|3分PK10大发3分彩语|法眼观察|每周社评
理论频道 权威解读|检察聚焦|学术观点|业务探讨|学术动态
检察频道 高层动态|检察要闻|刑事检察|民事检察|行政检察|公益诉讼
法治频道 法治要闻|法治资讯|立法动向|司法关注|执法纪实
舆情频道 舆情数据|舆情案例|舆情研究|舆情峰会|舆情政策|互联网+
文化频道 文化资讯|随笔杂谈|专栏·名家|文化江湖
装备技术 装备动态|产品测试|新品超市|行业速递